香港马会开奖资料2018

变形金刚的特效,是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室做的

更新时间:2018-04-26 点击数:

如今,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很多都是出自中国人的手笔。你在电影院看到的擎天柱和威震天,就有一部分从北京三里屯的一间办公室里出来。这背后的逻辑和苹果富士康没有两样,说到底还是因为中国人便宜又肯干。但为什么国产电影还是五毛特效?大概因为他们真的只肯出五毛钱。

变形金刚的特效,是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室做的


想看更多精彩文章,微信搜索“浪潮工作室”,每天上午11点,红包和我们在那里等你!

《变形金刚5: 最后的骑士》在北美上映后差评如潮,观众们批评它“笑话烂俗”、“剧情俗套且毫无逻辑”。美国本土首日票房只有1500万美元,是上一部的四分之一,刷新了《变形金刚》系列的最惨记录。

而在中国,《变5》光零点场就收入了票房4175万人民币(约600万美元),八个小时后,票房就已经达到了1.11亿人民币(约1610万美元),超过了美国一整天的票房收入。

《变形金刚5: 最后的骑士》截图。/豆瓣
《变形金刚5: 最后的骑士》截图。/豆瓣


这部拍了十年的机器人大战,在剧情已经完全崩坏的情况下依然能获得中国观众的欢心,靠的大概就是打打打、炸炸炸的特效吧。

但可能没有人想到,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斗场面并非完全出自好莱坞的特效师之手,它的一部分工程,是在北京三里屯的一个办公室里完成的。

富士康里的特效师

为《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制作了特效的这家中国公司叫 Base FX,虽然老板Christopher Bremble 是一位美国人,但公司在北京三里屯办公,450名员工95%以上都是中国人。

成立于2006年的Base FX已经获得过三次艾美奖最佳视觉特效奖,2012年开始和工业光魔合作。除了这次的《变形金刚5》,他们的作品还有很多你熟悉的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环太平洋》《星球大战 :原力觉醒》《美国队长3 》《星际迷航:暗黑无界》。

而Base FX只是中国众多特效作坊的一个剪影。中国现在的本土特效公司有上百家,比较知名的有Base FX、聚光绘影和天工异彩,其它公司如原力动画、非凡影界等,知名度和规模都较小。

工作中的 Base FX 团队。/Variety
工作中的 Base FX 团队。/Variety


但大部分中国的特效公司规模都不大,根据《影视白皮书》的调研,超过两三百人的仅有不到10家, 80% 以上的中国特效公司是只有几十人的小公司或小工作室。

如果说 studio 在好莱坞有个听起来很洋气的“工作室” 的翻译,在中国,这些特效  studio 更合适的翻译是 “作坊”。但就是这些几十到上百人的小作坊,承包了如今好莱坞超50%-75% 的特效。

它们和为苹果做手机的富士康很像,承包着宏大巨制中最繁重无趣的部分,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天工异彩曾参与了《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敢死队3 》《龙纹身的女孩》的部分特效,非凡影界则参与过《星际迷航》的制作——但这些记录仅仅存在于公司官网和行业报告里,国内外的媒体都只字未提。

它们的地位在国产电影里也可见一斑。在《封神传奇》的宣传稿中,列出的特效公司包括美国Blur、Tippett、Hydraulx 及 韩国 Dexter digital;而很少人知道,中国的天工异彩和星河视效也参与了这部电影的特效工作。

《封神传奇》中的特效。/豆瓣
《封神传奇》中的特效。/豆瓣


2016年票房冠军《美人鱼》,突出的仍然是韩国特效公司 MACROGRAPH, 其实幕后还有中国特效公司非凡影业。

中国的影片尚且这样,好莱坞大片的特效项目中,更难找到中国这些小作坊的名字了。

勤劳朴素的中国人

好莱坞蜂拥到中国来找特效师的原因和苹果一样:中国人便宜。同一个项目,中国特效公司的报价仅为好莱坞公司的一半,有些时候甚至只有三分之一。

一部好莱坞电影的特效工作,在电影开始拍摄第一个镜头之前就早早开始了。特效总监在前期就要和导演合作,设计整部影片的视觉特效。

中国特效作坊需要处理的只有拍摄后期的特效部分,没法参与到设计和特效现场拍摄,只能接那些片方分配的技术含量较低的特效镜头订单。

给好莱坞外包特效部分的中国公司,排名前列的因为名气和商业成熟,多少和甲方还有一些沟通互动。小作坊的从业人员,只能是流水线上埋头劳作的螺丝钉,根本没机会一窥一个完整项目是如何统筹规划的。

工作中的 Base FX 成员。/China Film Insider
工作中的 Base FX 成员。/China Film Insider


但这并不重要,发展了二十多年的特效行业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行业,有着统一的行业标准,特效师们使用着相同的软件和工具来进行标准化的制作。特效制作已经从最初的创意工作变成了劳动密集型工作。

大部分从业者并不是在做设计,而只是完成高度分工的特效工作中繁杂、重复而报酬并不高的苦差事。

中国报价这么低,一部分羊毛当然是从员工身上薅。中国的特效师跟美国的相比,是拿着一半的薪水干着两倍的活儿。

中国特效工作者平均月薪不到10000 ,其中,刚入行的新手也就5000,干了3年能赚到超过20000那是很不错了。而根据美国劳动部的数据,行业平均月薪为20000,正好是中国从业者的2倍。

变形金刚的特效,是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室做的


而中国人的吃苦耐劳也是全球罕见的,这导致中国公司不仅报价低,工期也比好莱坞的同行要短。

“比可蒙多工作室”的主管 Wil Manning 说,他曾经和美国同行一起看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尽管特效粗制滥造到辣眼睛,但他们无法想象这些特效是在短短三个月里完成的。

“怎么可能有人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多的工作?而且一开始他们到底是怎么同意的!”

倒塌的好莱坞特帝国

好莱坞为什么这么图便宜呢把活儿外包了呢?因为它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2013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了85届奥斯卡4项大奖,其中包括“最佳视觉效果奖“。

影片的视觉总监 Bill Westenhofer  谈起一个花絮,说影片在印度遇到了麻烦,因为印度那边谴责他们把老虎饿着了。最后他们不得不向印度人展示,演员苏拉杰?夏尔马是拿着一只蓝色的袜子拍这场戏的,观众看到的老虎只是一个数字合成图像。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电脑合成老虎。/豆瓣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电脑合成老虎。/豆瓣


这只容易让人误以为真的老虎,是“节奏特效工作室”里的1300人工作了一年的成果,期间还有一些其他的艺术家和小团队来帮忙。

然而,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三个月以后,“节奏特效工作室”就申请了破产。他们对媒体说,破产并不是因为为了财务调整或者管理不善而导致,就是现金流断了,没法给员工发工资。

不仅是“节奏特效工作室”,2003到2013年间, 至少有21家知名的好莱坞特效公司倒闭、申请破产或者转型,包括业界顶尖的“数字王国”。

这家制作了《泰坦尼克》等经典特效案例的公司,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创办,为上百部影片制作了特效,但后来它被一个中国公司收购了,又因为效益不好转手卖给了香港奥亮集团。

就像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经常抱怨的那样,特效行业就是一门苦生意,虽然涉及的金额巨大,时不时就占取上百万乃至千万的预算,但利润很低。如今,好莱坞最好的特效公司,利润率最好的仅能达到6%。

而就在四十年前的1977年,电脑合成动画(CGI)出现在电影里还只是个幻想。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的出现实现了这种幻想,也由此成为了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1977年《星球大战》的特效,在现在看来难免生硬,但仍然经典。/豆瓣
1977年《星球大战》的特效,在现在看来难免生硬,但仍然经典。/豆瓣


那时,Apogee、 Dream Quest Images、Boss Films 和工业光魔(ILM ),是扛起好莱坞70年代特效行业的四巨头。

Apogee 负责了1979年版的《星际迷航》特效Dream Quest Images 制作的《回到未来》里的飞船和Boss Films 在《鬼驱人》里打造的恐怖形象都让人印象深刻。

1993年,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拍摄了另一部特效大片《侏罗纪公园》,其中皮肤质感真实的数字恐龙不仅对观众造成了冲击,也影响着无数从业者。

很多人加入特效行业时是有情怀的,他们仍沐浴在新技术的光环下,愿意花很长的时间慢工出细活,做出艺术品般的特效作品。

比如《加勒比海盗》中滔天的巨浪与震撼的漩涡,当时负责的“工业光魔”为了让它看起来更逼真,请教了物理学、数学和海洋方面的专家,甚至不惜租用卫星,对太平洋海域进行了长达一年的遥感测量。

而在《变形金刚3》中,钻孔机破坏大楼的超复杂场景,一帧的渲染就需要12天。

《变形金刚3》中大楼被破坏的场景。/豆瓣
《变形金刚3》中大楼被破坏的场景。/豆瓣


工业光魔和同期的特效公司们,推动的是整个电影行业的改变。观众们愿意为视觉盛宴买单,也没法再容忍曾经的“五毛钱特效”。

汇聚了顶尖人才、资源和资金的特效行业,也快速的“成熟’了起来。行业成熟的必然结果就是成本的降低和专业标准的制定。

当使用了统一的标准以后,电影公司就可以把后期镜头按照难度和耗时分配给不同的公司,特效公司们和电影公司就成为乙方甲方的关系

这样的一纸合约关系,与当初特效师在统一剧组中和导演、摄像师一起设计激动人心场面的合作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除了特效行业的商业化,特效师们的入门门槛也因为软件的普及而降低了,摘下光环后的他们变成了普通工种,薪酬也不如往昔。

10年前,好莱坞顶尖的特效师年收入可以到20万美元,而如今,业内人士向  hollywood reporter 透露,最好的特效师收入也降到了16万甚至10万。“节奏特效工作室“甚至传出没钱给员工买医保的消息。

原本的创意行业变成了劳动密集型行业,这就给了最不缺人的中国可乘之机。

全球化的好莱坞但就像所有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样,它不断追逐着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性价比,并不会忠诚于某一个国度。

一直以来,中国的特效公司也和印度和韩国抢好莱坞外包的单子。印度的外包公司更有语言优势,而韩国的技术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更好。

更大的危机来自于不同国家政府的补贴和减税。好莱坞特效生意有很大一部分转移到了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伦敦。2016年一年, 好莱坞的公司在伦敦花了17亿制作电影。

根据英国政府的对电影行业的补贴政策,一部在英国制作的电影最高可以得到25% 的补贴。所以像《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等大片特效都到英国去制作了,最近热映的《神奇女侠》也是。

《神奇女侠》的一部分剧情也发生在英国。/豆瓣
《神奇女侠》的一部分剧情也发生在英国。/豆瓣


但全球化对好莱坞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的数据,如今好莱坞电影70% 的票房都来自海外,《速度与激情6 》在海外的票房是美国本土票房的两倍,广阔的海外市场给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带来了质变。

就像刚刚上映的《变形金刚5 》——加入了日本的演员,在香港取景,让中国人做特效,讲述英国人的故事——如今的好莱坞从前期策划到后期制作,都需要全世界的帮助,这一切都是为了降低成本,以及更好地融入全球市场。

除了汇集全球资源,好莱坞的电影还有两大特点:分工明确、制片人负责制。

分工明确表现在电影制作的所有阶段,不仅仅是特效分包给了不同的团队,就连编剧团队都细分为创意、主要情节、次要情节、对话、兴奋点等多个专业部门,由不同的人负责。这就使电影中的制作人员都变成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他们个人的能力不会决定影片的质量。

比如天工异彩制作了《饥饿游戏2 》中的嘲笑鸟标志和《敢死队3 》的爆炸特效,而对于电影的全局,他们在制作时几乎毫无概念。

《饥饿游戏2 》中的嘲笑鸟标志。/YouTube
《饥饿游戏2 》中的嘲笑鸟标志。/YouTube


而唯一能对影片负责的,就是制片人。制片人对电影的制作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他依靠市场调查得出的结论来理解观众的需求,并以此为出发点来组织电影制作班底。为了实现票房上的成功,制片人可以进行他认为有必要的一切调整,包括更换导演、临时改变剧本。

同样是中国团队,给好莱坞做出的精致特效到国产电影里就变成了五毛钱,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导演能力不行,更重要的是好莱坞电影的整个项目流程,国产片只能学其皮毛,既不能做到专业化的细分,也没有真正以市场为导向。

中国虽然也会找不同的公司负责不同的特效部分,但导演本身对特效所知甚少,不仅做不好品控,自己对希望达到什么样的视觉呈现也说不清楚。就像《大闹天宫》的制片人王海峰曾经对媒体承认的那样,国产电影的制片人和导演对电影特效并没有专业的认识,更谈不上审美和品控。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里的蜜汁特效。/豆瓣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里的蜜汁特效。/豆瓣


而好莱坞的大导演如卡梅隆、克里斯托弗·诺兰、彼得?杰克迅(《金刚》导演),他们本身就是特效大师,对特效的成果有着较高的要求。

除了做不好特效品控,缺钱也是国产电影的一大硬伤。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的数据,2007年一个大型剧组的影片预算是1亿600万美元;而国产电影是中等成本为3000-5000万人民币,少有的大制作高成本才能达到1.5 亿人民币以上,两者之间相差一整个汇率。

更何况,好莱坞对特效非常注重,特效会分得预算的20%-50%。詹姆斯·卡梅隆在拍摄《阿凡达》时,自掏1400万美元来做其中的3D 技术特效。

但对于国产电影来说,拿出几百万做特效就已经是大制作了电影的后期预算只占总成本的12%-25%左右,钱都流向了导演和明星。

除了不肯砸钱,国内制作方还一味追求速度。在好莱坞,一部特效电影光筹备就要一两年,留给后期特效制作的时间又有一两年;但在国产电影里,如《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这种花三个月做特效的比比皆是。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能拍出《变形金刚》,而给他们做特效的中国人却只能做出《爵迹》

参考文献:

Industrial Light & Magic: The Art of Special Effects,Ballantine Books,October 12, 1987

The VES Handbook of Visual Effects,Focal Press; 1 edition (July 8, 2010)

“A Vanishing Piece of the Pi: The Globalization of Visual Effects Labor,” Michael Curtin and John Vanderhoef, Television & New Media, 2015

“Film and Video Tax Incentives: Estimated Economic and Fiscal Impacts,” by Greg Albrecht, State of Louisiana Legislative Fiscal Office, 2005

“Lights, Camera, but No Action? Tax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Lessons From State Motion Picture Incentive Programs,” by Michael Thom, American Review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201

“Why Hollywood’s Most Thrilling Scenes Are Now Orchestrated Thousands of Miles Away”,nytimes.com,2017

The Untold Story of ILM, a Titan That Forever Changed Film,  Wired,2015

L.A.'s Visual Effects Community Fears Grim Future,hollywoodreporter.com,2013

Tom Brook(2014) How the global box office is changing Hollywood. BBC.

走进工业光魔 探秘电影特效的原力,mtime,2014

中国影视特效行业白皮书,entgroup,2017

大咖、好莱坞和网大,野生的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团队如何进入全球化,三声娱乐,2016

冯大年(2013) 好莱坞电影产业运作机制研究冯. 文化产业发展.

吴静宜 本文来源:浪潮工作室 作者:akid 责任编辑:吴静宜_NX6477
上一篇:中超第6轮 上海申花 2-2 广州恒大_赛事直播中心

下一篇:2018吉林公务员考试时政热点:中国电影创作需要